纯洁滴小龙 - 第六百九十四章 怒了!(第三更!) 深夜书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副院长和主任走后,

    王兴建依旧愣愣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他脑子里一团浆糊,

    没有丝毫的头绪。

    他觉得自己好乱,头好疼,身上也在开始冒起了虚汗;

    他甚至不清楚自己现在是应该笑还是应该哭,

    至少,

    做不到平静面对。

    也不知过了多久,

    当他的目光再度看向电脑屏幕,看见文件夹里的那份自己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揭发材料报告时,

    他马上打了个哆嗦,

    一只手迅速地抓住了鼠标,

    移动到了文件上,

    点击删除,

    又到“回收站”里进行彻底删除。

    他似乎在网上看见过,哪怕这种删除也会留下记录的,得把硬盘给毁掉。

    他真的弯下腰,准备去拆电脑主机了。

    随即,

    他又笑了,

    笑自己太傻太紧张了,

    这份东西,只有以自己的名义发出去,才有效应,其他人就算拿出去了,哪怕发布到了网上,也注定掀不起半点浪花。

    他伸手,从烟灰缸里把那根没抽的烟取出来,咬在了嘴里,又拿起打火机,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

    是啊,

    为什么要让自己当这个出头鸟呢?

    这样做,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只是一个医生,我需要吃饭,我需要生活,我需要养活我的一家人,我需要钱,

    买房!

    长舒一口气,

    王兴建觉得自己心理压力没那么大了,舒服多了。

    他站起身,

    走到办公室落地窗边,

    看着夜幕下的天空,

    黑压压的,

    还有雪花继续在飘落。

    王兴建的双手按在了玻璃窗上,

    头往下看,

    楼很高,

    下面的马路上,偶尔有车辆行驶过去。

    “捂着你的眼,捂着我的眼,捂着他的眼;

    我们一起看不见啊,我们一起看不见哟;

    看不见,

    看不见,

    看不见,

    嘿嘿嘿………………”

    背后忽然传来了沙哑的声音,王兴建马上转身,看向了自己身后位置。

    一个身穿着白大褂的老医生站在那里,

    双手不停地捂住和松开眼睛,

    双脚不停地前后抬起,

    嘴里哼哼哼着,

    像是在唱着儿歌。

    王兴建先是被吓了一跳,但马上,他认出来眼前的这个人是谁了,虽然这个人的身份一直没被公开过,但他曾经有幸远远地见过,那时,几位院长都聚拢在他身边点头哈腰,连那位一直对外宣传是科学世家的名誉院长在他面前也是恭敬得很。

    “你……你是董事长?”

    董事长为什么来自己办公室了,

    而且还一声不吭?

    “捂着你的眼啊,捂着我的眼;

    大家一起捂住眼唉,世界真美好哟!”

    “董事长,你?”

    王兴建觉得董事长很不正常,

    是老年痴呆了?

    老医生停下了唱跳,

    歪了歪头,

    斜着眼看着王兴建,

    “眼睛既然喜欢被捂住,那要眼睛做啥子哟?”

    “什么?董事长,你这是……啊啊啊啊啊!!!!!!”

    王兴建跪伏在了地上,

    他的双眸位置,

    鲜血正在汩汩流出,

    像是在眼睛位置开了两个水龙头一样,血水宛若不打表不心疼般,直接窜涌了出来。

    “眼睛喜欢被捂着,留着做啥子哟、”

    老医生蹦蹦跳跳地来到了王兴建跟前。

    “啊啊啊啊!!!!!”

    王兴建还在继续惨叫着,

    他忽然明白了董事长之前唱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一股惊恐和不甘的情绪涌现出来。

    “你是人是鬼,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王兴建叫得很大声,叫得几乎要哭了出来。

    “你不是长眼了么,你看看我是人还是鬼啊?”

    老医生反问道,随即,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歉然道:

    “抱歉,我忘了你眼瞎啊。”

    这是,

    索命的恶鬼?

    不应该啊,

    不可能啊,

    为什么找上的是自己?

    为什么找的是我?

    他为什么不去找院长,不去找主任,为什么不去找那些吃人血馒头吃得肥肠流油的上线们!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啊!!”

    王兴建很不甘,甚至有些委屈。

    我明明之前还打算揭发的话,我明明刚刚还打算去捅出来的啊,我犹豫过啊,我挣扎过啊,虽然现在……

    但我比那些内心毫无波澜的人,

    要好多了吧!

    为什么是我啊,为什么找上我啊!

    老医生弯下腰,

    双手抓住了王兴建的脸庞,

    王兴建只觉得自己整个人被抓了起来,

    他眼里一片腥红,看不真切外面。

    “是不是觉得很委屈啊?”老医生很关切地问道。

    “委屈…………”王兴建哭了出来,眼里遍布血泪。

    “是不是觉得很不公平啊?”

    “不公平…………”王兴建嚷嚷道,像是个小孩子,他真的已经被吓破了胆了。

    “是不是觉得你还算是好人,只是打算装作没看见,又没助纣为虐,我应该去找别人,不该来找你,

    对吧?”

    “对……你该去找别人……找别人啊!!!为什么找我啊,我的眼睛好痛,好痛真的好痛…………”

    宝宝心里苦,

    宝宝心里委屈!

    老医生闻言,

    “桀桀”笑出声来了,

    忽然间,

    他把自己的嘴凑到了王兴建的耳边,

    轻声道:

    “怎么,

    就许你可以装看不见,

    就不许我也,

    眼瞎啊?”

    “哗啦啦…………”

    王兴建耳边传来了玻璃碎裂的声音,

    然后他就听到了风声,

    周围的温度也在越来越低,

    风声开始越来越大,

    完全充斥着自己的耳膜……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老医生双手高高举起,

    不停地叫着,

    身子不停地摇摆,摇摆,摇摆!

    他很兴奋,他难以克制,

    在其眼角位置,

    出现了一条黑线,

    仿佛刚刚画上的眼影。

    “哦哦哦!!!哦哦哦!!!!!”

    老医生继续摆动,

    “捂着你的眼啊,捂着我的眼啊,

    大家一起瞎哟,大家一起瞎喂!!!”

    忽然间,

    老医生身子停止了动作,像是被按下了定格键,

    而后,

    他一只脚抬起,

    一只脚踩在地板上,

    身子像是音乐盒里的小人儿一样,

    慢慢地转动,

    朝向了一个方位,

    他的手指轻轻地勾了勾,

    道:

    “我还记得你们呐,嘿嘿嘿;

    我回来了哦,

    回来了哦,

    我说过,

    我会回来的,

    我也想死啊,

    但我死不掉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谁他妈的能让我死啊,我谢谢他祖宗十八代啊哈哈哈哈!!!!!!”

    老医生闭上嘴,

    又原地转了一圈,

    对着那个方向,

    勾了勾手,

    轻声道:

    “哟,

    第一个,

    开始。

    捂着你的眼啊,捂着我的眼啊;

    我们一起瞎哟,我们一起瞎喂!”

    ………………

    “你身体真的不舒服?”

    坐上车,老张关切地问道。

    “你以为我骗你?”

    陈警官反问道。

    “不是。”

    老张发动了车子,准备离开。

    今晚其实没有找到他所想要的收获,但也是有一定的收获了。

    “其实,这个事儿,你可以换个思路去查一下。”

    “什么思路?”

    “眼睛,不要只盯着这家医院,这个医院,很可能只是摆放在最前面的一个点,在它身后,或许,有更大的空间去藏污纳垢。”

    老张思索了一下,点点头,“我知道的。”

    “你刑警当久了,一听到人失踪,就想着是不是被害了,说不定,他们现在过得很好。

    又高兴又自信感觉人生激昂呢。”

    “呵呵。”

    “别笑,你叫不醒装睡的人,这不是那种你帮失主找回钱包帮死者家属抓到了凶手的案子,总之,很复杂吧。

    还有,

    这家医院你以后不要自己一个人来了。”

    “不是,你到底在担心什么?”老张问道。

    “你开你的车,快点。”陈警官催促道,她不想对老张解释太多,也懒得解释太多。

    实际上,她清楚,老张本就不是漩涡里的人,他只要不要往里去凑,就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好,好。”

    老张踩下了油门,

    却在此时,

    “砰!!!”

    车窗玻璃直接龟裂了一大片,

    一张扭曲到变形的脸贴在了车子挡风玻璃上,

    这是一张男子的脸,

    他的那双眼窝,空洞得吓人!

    鲜血,

    开始慢慢地滴淌下来,

    沿着挡风玻璃被砸出来的龟裂缝隙开始不断地蔓延下去,

    宛若冬天玻璃上的窗花儿,

    只不过是血色的浪漫。

    有人跳楼,

    不,

    谋杀!

    老张马上推开了车门下来,抬头向上看去。

    在上方,你可以清楚地看见一处落地窗破了一个大洞。

    老张转身,去检查摔到自己车窗上的男子,对方穿着白大褂,应该是这家医院的医生。

    已经,

    没了声息。

    “你赶紧呼叫支援,我上去!”

    老张不等陈警官下车就冲入了医院大门。

    陈警官面色铁青地下了车,

    她先看向了车窗挡风玻璃上刚刚摔下的死人,

    又看向了老张渐行渐远的背影,

    这一次,

    她没开口喊住老张,

    因为,

    这一次,

    她怒了。

    她抬起头,

    看向了大楼上方那个楼层位置,

    沉声道:

    “我说要走了,我已经准备走了;

    你却连等我走远一点都来不及么?

    我给你脸,

    你还真的,

    喘上了?”

    路灯下,

    陈警官的影子,

    头顶上,

    慢慢长出了一只……独角。

    ………………

    已经超过了一位,又回到月票第二的位置。

    距离第一还差一万月票,

    一万月票的差距,确实很大很大,

    但龙还是想说,

    把他,

    爆了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