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洁滴小龙 - 第六百八十七章 吉祥物(第三更!) 深夜书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查不出什么啊,都醉得不省人事了,不过,在他家里发现了很多这个人的海报。”

    月牙把海报递给了老张,

    “是哪个明星还是演员?”

    老张摇摇头,“不是明星,也不是演员,是一个新疗法协会的会长,在这块地区很有名,经常上报纸和电视。

    公交站台后面都是他的横幅广告,还援建了上百个公共厕所。

    不过和娱乐圈没什么关系。”

    “新疗法,什么新疗法?”

    “好像是磁石,是做磁石理疗的,我记得他的观点是人体有自己的磁场,大自然也有属于自己的磁场。

    人之所以会生病,就是因为自己身体的磁场出现了紊乱,和大自然相冲了。

    然后根据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道理,又加了什么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理念,

    大概就是,

    如果你自身的磁场和大自然的磁场产生了冲突,

    那么大自然就不允许你继续存在了,

    就开始压迫你,让你生病,让你得绝症,让你去死。

    所以,他主张用磁石疗法,把自身的磁场进行重新的梳理,重新回到和大自然相符合的频率上去,然后再辅助以药物的治疗,就能事半功倍了。”

    “听起来挺玄幻的。”

    “其实也不玄幻,这个协会有自己的医院,就在通城和扬州交界的位置,但也算是在通城境内。

    而且,他的理念里,加入了现代物理学、中国古代哲学、还有现代医学等等很多的理论。”

    “但我还是觉得不靠谱。”

    “不靠谱是肯定不靠谱的,其实,他的医院相关部门曾去调查审核过,但确实是一家有正规资质且健康运行的医院。

    西医为主,中医为辅,病人除了每天都要去磁石室接受一下磁石治疗以外,其余的医治活动都是合法合规的,那家医院也一直没有闹出过什么医疗纠纷,也没发生过医疗事故。

    所以,那次的调查也就不了了之了,因为真的查不出什么问题。

    你也不能说人家的理论是错的,因为这也没被证明过,而且现在很多按摩店里也有‘磁石开背’的服务。

    医院里搞这个,只要不耽搁正常的医疗救治,就像是在自家院子里铺一层鹅卵石路叫人没事做就走走就能疏通穴道对身体好一样,根本抓不到什么痛脚。”

    “我说,喂,张警官,你怎么了解得这么多?”

    月牙不相信如果只是“听说过”而已的话,

    眼前的这位张医生能够把这件事说得这么详细,连人家的核心理论都说出来了。

    若非知道对方和自己一样是鬼差,可能她都会以为老张已经是那个医院的常客,也是这套所谓理论的信众。

    老张摇摇头,道:“他太有名了,地方报纸,电视,广播,甚至街头活动上,到处都能出现他的身影。所以我注意到了他,而且也做过调查。”

    “所以,你们刑警都是走在路上,看谁觉得不爽就要调查谁的么?

    那么,在昭阳区被抓的那些吸D的,也是当地群众看着电视忽然觉得他们的脸好讨厌所以去调查举报的?”

    “你说,如果他真的是一心研究医学,想要真的去证明所谓的‘磁石疗法’的话,为什么要这么高调地不停地做宣传不停地打造自己的形象呢?

    宣传是有目的的,过度虚伪夸张的宣传往往是为了掩盖更深层次的目的。”

    “谁又没点虚荣心啊,都想当知名人物,受人崇拜呗。”

    老张没有再说话了,而是在前面路口停下了车,指了指前面的那栋楼道:

    “第二户人家在前面的楼里住着,一家五口,是男主人失踪了,男主人所在机械厂的工作组长报的案。”

    “行,我再去一次,你等着吧。”

    看着月牙下了车,身影消失在了前面的拐角处,老张也下了车,靠着车门,点了一根烟。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右眼皮一直在跳动着。

    他一开始没把这个当回事儿,换做以往直接在心里吐槽一句封建迷信不可信就是了,

    但问题是,

    他现在的存在本就是封建迷信的产物啊。

    有时候老张也挺纠结的,

    他多么希望自己一觉醒来后还是原来的那个张燕丰,

    但每次早上洗漱看着镜子里的“年轻”面孔时,

    那种奢望都会在瞬间被击打得粉碎。

    吐出一口烟圈,

    老张伸了个懒腰。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

    月牙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一个塑料袋。

    老张坐进了车,等月牙坐进来后,先发动车子驶离了这里。

    到了前面另一个街区后,老张在靠边停车,问道:

    “有结果了么?”

    月牙摇摇头,“没结果,他的家属并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只说是那位叫王德义的,在临走前,郑重其事地对自己的妻子和父母下跪过,说他要去一个可以治病的地方,而且让自己的亲人保证不把这件事宣扬出去,而且说自己绝不会有危险。”

    “没说去哪里?”

    “没有,他亲人是真的不知道,我想,其他的几个失踪人口,应该也是以这种方式对自己亲人家属交代的吧,而且,好像王德义离开家前,把家里大部分存款都取出来了,说是叫什么保证金。”

    “那户人家里,还有海报么?”

    “我特意留意了一下,倒是没有。

    不过,

    我在他们家发现了这个。”

    月牙把塑料袋打开,里面有好几块磁石。

    “在床上发现的,床头床尾两边各一块,中间床垫下面还有一块。

    这是每天睡觉都在做磁疗呢。”

    老张伸手拨弄着面前的磁石,

    咬了咬嘴唇。

    “下面,是要去医院调查么?”

    “先,不去吧。”

    老张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显得有些疲惫。

    “怎么,怕了?不是,你都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怕什么啊?”

    “我需要理一理,而且,既然现在已经有线索了,我还是想走正规程序去解决问题。”

    “迂腐。”

    “你都说了,我是吉祥物,那就得好好做好我这个吉祥物的本分。”

    “那行吧,我先回去了,可以回去给头儿交差了。”

    月牙推开车门,下了车。

    “我送你回去吧?”

    “吧?

    这么勉强啊,我自己打车回去,反正又不远,顺路还可以去金银店去逛逛。”

    月牙摆摆手,直接转身离开。

    老张又在车里坐了一会儿,抽了一根烟后,重新发动了车子,开回了警局。

    此时,已经是傍晚了,老张停了车,刚准备往警局大楼里走时,迎面正好走出来一个女警官。

    “你又没吃饭吧?”

    “哦,忘了。”

    老张是真的忘了,他白天还想着既然许清朗回来了,自己正好可以去书店再蹭个晚饭的。

    “我也没吃,走,一起去食堂。”

    陈警官直接拉住了老张的手腕,抓着他去食堂。

    老张的脸居然红了一下,

    自打自己和妻子离婚之后,就没有再和其他异性有过超出工作之外的亲密接触了。

    走了几步,老张还是下意识地甩开了陈警官抓着自己的手腕,路上倒是有不少警局同事看到这一幕,但大家都装作没看见。

    老张虽说这个身份是刚来警局也就半年时间,但做事干练雷厉风行,而身边的陈警官那个警衔……

    在食堂打了饭,

    二人相对而坐。

    老张偷偷地拿出彼岸花口服液喝了下去,动作已经很快很隐秘了,却依旧被陈警官发现了。

    “在喝什么?”

    “营养口服液。”

    “这不是女人喝得比较多么?”

    “最近感觉头发白得有点快,就喝一点试试。”

    “嗯。”

    陈警官没再追问什么,两个人就默默地吃饭。

    等到饭快吃完时,陈警官拿出自己的手机,同时开口道:“科里的同事告诉我,你调阅了那家磁疗医院的信息?”

    老张放下了筷子,有些意外地看着陈警官,点点头,然后端起汤碗,“咕嘟咕嘟”地喝汤。

    “那个医院,你暂时不要碰。”

    “什么意思?”

    老张抽出桌上的餐巾纸,擦了擦嘴,

    “你这是在对我下命令?”

    “我不是以你上级的身份在命令你。”

    “那又是什么意思?”

    “没意思。”

    “我是警察。”

    “这种话不用总是重复,你现在穿着警服。”

    “不,我得重复,否则别说是别人了,连我自己都会忘记。”

    陈警官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低下头,滑动着自己的手机屏幕。

    “随你吧。”

    老张站了起来,故作很轻松地问道:

    “是有人给你打招呼了?”

    “你《人民的名义》看多了。”

    “其实,我不是针对那家医院。”

    “我知道,你看,你又重复了。”

    “我是个警察。”

    “唉……”

    “你知道么,就像是忽然有一天我在梦里梦见我死了,结果一觉醒来后,我忽然明悟了一些道理。”

    “继续。”

    “我想纯粹地活着,为了我帽子上的警徽。”

    “我是不是得鼓掌烘托一下你的言语和情操?”

    “客气了。”

    老张对陈警官挥挥手,

    “我还有事,先回办公室了。”

    等到老张的背影消失在了食堂门口,

    陈警官默默地放下了手机,

    自言自语地轻声道:

    “你是警察,但你也是个…………吉祥物。”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